一站式游戏代理、联运解决方案
One-stop game intermodal solution

开完会都疯了,长短视频公司“史诗级骂战”网民围观

爱优腾的劲敌,看来并不止B站一个。

几天前,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才共同发布一则声明,指责刚刚上线不久的《老友记重聚特辑》在哔哩哔哩(B站)被大量侵权,严重侵犯了创作者及版权方的合法权益。

一转眼,不罢休的三巨头昨天又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当着广电总局领导的面发起牢骚来了,只不过这回围攻的对象可不只是B站,还包括抖音和快手,直接把长短视频之争的战线拉长。

巨头之间开撕,作为吃瓜群众的我们当然拍手叫好。老实说,在我看完爱优腾大佬完整的发言后,也不得不感慨不愧是总裁级别的人物,说起话来一溜一溜的、金句频出,阴阳怪气的能力更是远超一般的阴阳师,轻轻松松就把话题闹上了微博热搜。

所以,他们到底说了啥?

优酷喊B站大哥,腾讯喷短视频为猪食,爱奇艺称二创是盗版

一开始是这样的。

按照昨天下午大会的发言顺序,在到场的五家视频互联网企业代表中,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首先上台发言。

 陈睿

“这应该是我第六次站在网络视听大会的台上,每次我都会讲一讲B站有趣的内容。所以今年呢,我也打算展示B站在过去一年的代表性的创作和爆款视频。”在随后的演讲中,陈睿就用一系列有趣而鲜活的案例,向观众介绍起B站的UGC文化。

按照顺位,优酷总裁樊路远是作为陈睿之后第二个发言人上台演讲。但前不久才与B站陷入侵权纠纷的樊路远,在听了陈睿的发言后直接下场开轰:在寒暄了一番场面话后,樊路远态度来了个大转变,直接顺着陈睿刚刚的发言,说出了本场**句堪称经典的金句。

 樊路远

“刚刚陈睿说B站有很多作者创作了很多原创的短视频内容,我们也特别喜欢,我们希望B站能一直把原创的短视频当成自己主要的发展目标。”樊路远话毕,现场足足陷入了两秒的尴尬,之后稀疏地响起了掌声和偷笑声。

但还没完,樊路远在此后的演讲中,又以自黑的形式称优酷以前就是“谁家节目火盗谁家的来播,被投诉侵权就下线,但流量已经收割完毕,下线也没用。现在轮到短视频这样对自己,可能是轮回吧。”并且还表示希望“全社会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矛头直指B站等短视频平台。

不仅如此,说上头的樊路远拉着爱奇艺、腾讯视频组了一个“难兄难弟”组合,还把B站尊称为“大哥”,并表示“三年前我们哥儿三多风光,现在不一样,B站大哥的市值是爱奇艺大哥加腾讯(视频)大哥加我打个7折。我们三个的影响力已经非常小了,还请大家未来多关注关注。”说完,引起现场一阵笑声。

而相比起会场上的人只能笑一笑掩饰尴尬,网友们的评论则更为直接和激烈,谁对谁错还请自行判断。

我原本以为,樊路远爆出的金句已经足够精彩,但没想到,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的发言却更为劲爆。

 孙忠怀

“我们想象一个场景,(公共场所)周围都是这些(看低质短视频)的人,你把他手上的手机拿掉(PS掉),这是个什么场景?!就每个人都这样……”

孙总亲自下场演示动作

孙忠怀把低质短视频称为“非常反智、低俗的娱乐消费品”,并迅速把一代人的审美品位拉下去。同时,他还批评了个性化分发带来的影响,并脱口而出那句出乎人意料的话:“你喜欢猪食,你看到的全是猪食”。

在相关微博下,热评前几条大都对孙总的话表示赞同。


但很快,感觉到被冒犯的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就对孙忠怀的发言做出了公开回应,先是数点了微信视频号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又列举了腾讯对短视频业务态度的前后矛盾变化。这一回应,直接把#字节回应腾讯副总裁称短视频低智#的话题带上了热搜,简直令吃瓜群众狂喜。

相比起优酷、腾讯视频针尖对麦芒的语气,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的态度倒是温和了许多,表示:“短视频二创是用没授权的东西,加上自己的东西,掩盖盗版的本质。

龚宇

为进一步解释,他还举了一个例子:“很痛苦,90分钟一场足球比赛的价值就集中在那一分多钟,如果全网铺天盖地都是足球射门的视频,那谁还买90分钟的足球比赛?

但似乎网友的关注点并不在短视频身上。

爱优腾三家你方唱罢我登台,令最后一位发言人——快手联合创始人杨远熙显得十分尴尬,一方面是快手本身专注于短视频业务,是爱优腾三家的直接竞争对手,另一方面,快手的市值也非常高,有着短视频**股的美称,因此多多少少有被三巨头内涵到。

于是在上台后,杨远熙为了缓解尴尬,赶紧来了一句场面话:“大家对短视频行业有点误解。”反观陈睿,或许是早已意识到爱优腾此次来势汹汹,在听完杨远熙的演讲后,悄悄离场。

爱优腾公开场合开呛,图什么?又困于什么?

其实你几乎很难想到,10年前争得你死我活的爱优腾,如今会联合起来暴捶短视频公司。当然,这也并非是三巨头**次联合反短视频“围剿”了。

早在不久前的4月24日,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等主流长视频平台就联合500多名艺人、逾70家影视传媒单位发声,矛头直指网络短视频侵权。文章开头也提到,几天前三家公司又联合起来控告自家《老友记重聚特辑》被侵权。

从这一系列的动作来推测,此次爱优腾三家再次在中国网络视听界规模**、规格最高,被誉为行业年度“风向标”的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集体发声,可能更多是为增大市场音量,至少是在如今短视频遍布天下的市场格局下,夺回一点在视频行业的舆论主动权。

就目前中短视频业务发展得**的三家——抖音、快手、B站而言,抖音(TikTok)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完成对短视频领域的统治,仅国内就拥有超过6亿的DAU,广告收入远超依靠订阅付费模式盈利的长视频三巨头爱优腾。

其实与抖音一样,快手和B站也是依靠广告收入作为主要营收方式,且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市值更是练练攀升,其中B站市值高达3169亿港元(约2618亿人民币),虽然年度财报一直显示亏损,但市场对其未来的表现,以及盈利模式非常看好。这也是其立志成为“中国YouTube”的底气。

但此消彼长的是,用户数量本就这么多,用户的观看习惯本就只能维持一种。因此,短视频公司的崛起一定程度上挤压了长视频公司的发展,尤其是以爱优腾为代表的头部公司。

人人都知道爱优腾要争做“中国网飞”,但网飞的模式是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去做IP,去拍摄优质的自制剧,而这一成本不可谓不大。在这方面,爱奇艺曾做过尝试。

财报显示,2020年爱奇艺营业成本为27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93.94%。营业成本如此之高,主要来源于自制剧的投入,例如单集制作超500万元的《盗墓笔记》、总成本投入超3亿元的《如懿传》等,但由于会员订阅价格较低,且付费率不高,不少人都去看侵权短视频去了,实现盈利其实难上加难。

爱奇艺只是三巨头中的一个缩影,这也是为何爱优腾要如此反对短视频的重要原因。视频业务的蛋糕被友商切去了一大半,长期如此,要成为中国网飞简直是一个空谈。

正如此前所言,B站的愿景是成为“中国YouTube”,目前来看,B站已然形成了以“PGC+UGC”的稳固视频内容创作生态。基于这个前提,若爱优腾真脱离口头警告,转而拿起法律武器正当维护自身权利,有用吗?

在GameLook看来,作用可能真不大。即便短视频平台有不少二创视频侵权,但在流量已经被收割殆尽的情况下,再去拿法律控告已经于事无补,只能建一个下线一个。而即便能如理想中那样,将侵权行为挡在流量产生前,甚至做到侵权内容在短视频中完全不可见,其实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因为YouTube只有一个,B站、抖音也只有一个,即便没了侵权内容,用户也不会跳槽到其他同类型平台,也没法跳到其他同类型平台。

谁是谁非依靠口头之争,并起不到太大作用,而合理的内容监管才是最有效的良药。谁是谁非,或许就像人民日报评论的那样,利益格局发生变化才是导致双方冲突的主要原因。而分配不均已经有了扩大的趋势,由此看来,长短视频之争以后可能仍会愈演愈烈。


Guo- Game
版权所有 南京鸿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保留一切权利。创业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苏ICP备190718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