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站式游戏代理、联运解决方案
One-stop game intermodal solution

操作猛如虎,字节已是中国第6、全球第18手游公司了?

字节跳动做游戏,公认“不差钱”,然后呢?然后没有了。

“雷声大,雨点小”,是很多人对字节跳动游戏业务的老观念。收购多有什么用?有人看来无非是千金买马骨。休闲游戏啃下半壁江山又如何?Ohayoo 2019年一战成名,人们又说中重度自研才见真章。

行业一直期待字节跳动正面和腾讯“碰一碰”,然而似乎短时间内,字节跳动都没有和腾讯、网易直接交锋的机会。

直到今年。

中国第6、世界第18的发行商,操作猛如虎

2020年2月,在推出《热血街篮》《镖人》等一批重度游戏后,字节跳动旗下中重度游戏品牌——朝夕光年官网正式上线。

2个月后,由中手游研发、朝夕光年发行的IP手游《航海王热血航线》公测。首日,《航海王热血航线》空降App Store免费榜首、畅销榜TOP7,并在一周时间内流水破1亿。外界惊呼,字节跳动重度游戏开始发力了。

与此前产品不同,《航海王热血航线》的好成绩维持地非常久,直到5月底,仍在畅销榜TOP10左右徘徊。根据Sensor Tower的监测数据预估,《航海王热血航线》5月收入进一步增长了141%,5月国内流水至少超过3亿元。

如此成绩让字节跳动母凭子贵,在“2021年5月中国手游发行商全球收入排行榜”中,5月字节跳动游戏收入相比4月增长一倍,创历史新高,首次位居榜单第14名,进入了排名“前半页”。

但这个排名第14显然是隐藏了不少实力的,事实上,字节跳动在TOP30名单中有3个业务主体,同期上榜的还有第18名的沐瞳科技、第21名的有爱互娱,而这两家公司,分别在今年3月、4月被字节跳动全资收购。

那么这三个字节跳动的主体的手游月流水收入是怎样的规模呢?

Sensor Tower只统计苹果Appstore、Google Play两大商店收入、并没有计入国内安卓商店数据,根据Sensor Tower的预估数据,2021年5月,字节跳动游戏收入为4200万美元,沐瞳科技和有爱互娱则分别为3900万美元和3200万美元。三者相加达1.1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7.22亿元。

“三合一”后字节跳动位居中国第6

“三合一”后,字节跳动按7.22亿元来排名,最终在中国手游发行商的全球收入排名中,将直接从第14名升至第6名,超过灵犀互娱和三七互娱。

同时广告变现收入难以追踪,保守估计,5月字节跳动游戏业务收入或超过10亿元人民币。

同样,“三合一”后,在全球手游手游发行商月收入排名中,字节跳动则是第18名。

以上排名都基于Sensor Tower的收入预估数据作为基准,入榜游戏公司都统计不到中国区Android收入,此外也统计不到IAA游戏的广告收入(虽然字节跳动Ohayoo以IAA游戏见长),7.22亿游戏月收入对字节跳动偏保守,同样对入榜其他中国公司来说也是相似的,但字节跳动中国第6、全球第18这个排名已很能说明问题。

此外根据国外机构Games One的统计的估值来排名,字节跳动已经是《TOP25全球未上市游戏独角兽**》(点击阅读)

字节跳动的游戏业务,真不是雨点,而已经是暴雨级别了。

重度、休闲游戏两开花,国内海外两手抓

字节跳动成为中国第6大手游发行商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其来自游戏的直接收入已经超过了许多A股上市游戏公司,下一步自然是以腾讯、网易为代表的港股、美股公司,以及以莉莉丝、米哈游、FunPlus为代表的未上市实力企业。

字节跳动重度游戏代理发行业务主要由旗下朝夕光年负责,除了月收入过3亿的《航海王热血航线》,朝夕光年同样还储备了一批优秀的产品。如同样是大IP改编、有着相当受众基础的《火影忍者:巅峰对决》,以及即将在东南亚市场发行、前期已经被验证过的代理产品《仙境传说RO:新世代的诞生》。

根据研发商骏梦游戏母公司富春股份的说法,去年10月《仙境传说RO:新世代的诞生》登陆中国港澳台地区市场后,在约3个半月时间里总流水突破1亿美元。

GameLook认为,有了《航海王热血航线》成功的发行打底,IP同量级的《火影忍者:巅峰对决》必然会受到业内人士和投资者关注。

而除了中重度游戏,以广告变现为主要模式的IAA超休闲游戏、也是字节跳动的重头戏,在字节跳动旗下IAA游戏由Ohayoo负责,在过去近3年中IAA休闲游戏已成为Ohayoo的强势赛道。

去年9月举行的Ohayoo开发者大会上,Ohayoo海外市场与合作商务总监王雨帆曾透露,平台旗下游戏海外下载量已经过亿。而Ohayoo总经理徐培翔更是指出,休闲游戏是一个规模约500亿的大市场,在Ohayoo过去发行的100多款产品中,有9款流水过亿,其中最高的单款流水更是突破6亿元。

2020年开始,由于“收割式”的代理风格,市面上可供选择的休闲精品急剧减少,Ohayoo为此改变了发行策略,该用介入立项、测试等更早期阶段的“教练式”发行。

尽管在数量上不及以往,但Ohayoo仍保持了相当的爆款制造能力,如今年春节期间大热、3天流水破千万的《翡翠大师》,以及如今近一月时间霸占免费榜TOP10的《王蓝莓的幸福生活》,均出自Ohayoo代理发行之手。

进步越快,挑战越大,对手越强

结合上述案例足以发现,由于国内安卓版本内购收入,以及广告变现等收入难以监测,字节跳动其实雷声大的同时,雨点也不小,按最扎实的收入数据排名次,字节跳动也是“隐形的游戏圈挑战者”。

当然,为了实现如今火箭蹿升的速度,字节跳动为此也付出了不菲的代价,光投资并购投入便十分惊人,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外界传闻的40亿美元收购沐瞳科技,以及全资收购有爱互娱。除此之外,字节跳动还投资了一溜的国内游戏企业、甚至今年开始还开始投资欧美游戏公司。

按照Sensor Tower的数据,截至2020年1月,《无尽对决》的累计总收入达到5.02亿美元,东南亚的玩家共贡献了3.07亿美元,占总收入的61%。

作为一款发布已经5年的长线产品,很难用当下的收入去判断“值不值”,但GameLook以为,相比收入,《无尽对决》海量的用户生态才是字节跳动最为看重的资源。如沐瞳科技宣布被收购的3月份,《无尽对决》全球月活跃峰值已经超过9000万。

一顿操作猛如虎的字节跳动,按排名来看,已进入了国内游戏业、尤其是手游业务的**梯度。但在GameLook看来,未来字节跳动每前进一步,都需面临来自行业内优秀企业的前后夹击的阻力。

算上未能统计到的游戏收入、即便预估字节跳动单月达到了10亿元收入,字节跳动依旧与**名的腾讯、第二名的网易还有着显著落差。

以腾讯为例,今年Q1腾讯手游收入为415亿元,平均每月手游收入约138亿元,目前字节跳动游戏业务收入仍不及腾讯的十分之一。

而若将另一巨头网易作为对比对象,字节跳动仍然占不到便宜。今年Q1网易手游收入达97亿人民币,平均每月收入为32亿元,是字节跳动游戏5月收入的3倍有余。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字节跳动缺少端游业务,而腾讯、网易端游业务单季度贡献收入又分别达到119亿元和41亿元,目前腾讯与网易已开始进军主机游戏平台,字节与两强还缺了好几个平台。

此外,手游单月收入被字节跳动超过的灵犀互娱、三七互娱都不是省油的灯,都在猛怼手游研发和海外发行。而排名第3、第4、第5的米哈游、莉莉丝、FunPlus都是业内各种高手,不仅产品成功率高、且已实现了研运一体化,各个都是难啃的骨头。

综上所述,字节跳动游戏的确进步神速,但走得越来越快的字节跳动,在游戏业务上遭遇的挑战也越来越大,对手也越来越强。但话说回来,有压力才有动力,面对前面5个高手,字节下一步必然是要整合好手上的研发团队,用扎实的研发能力一步一个脚印向TOP3前进。

字节的研发大考会交什么卷?拭目以待。


Guo- Game
版权所有 南京鸿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保留一切权利。创业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苏ICP备190718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