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站式游戏代理、联运解决方案
One-stop game intermodal solution

卸任字节CEO,受够“吃老本”的张一鸣,道出多少CEO心声?

5月20日,本该是情侣们与彼此作伴,单身人士与游戏相伴的日子。没曾想到一大早,张一鸣就在内部全员信中表示,宣布将卸任字节跳动CEO一职。字节跳动联合创始人梁汝波将接任成为新CEO。

结合昨天新垣结衣宣布结婚的消息,有网友表示“没想到新垣结衣结婚对张一鸣的打击那么大”,“我要这(字节的)江山有何用”。


奇怪的CP增加了

玩笑归玩笑,从上个月,TikTok宣布任命字节跳动CFO周受资(Shouzi Chew),担任公司的新CEO的新闻来看,张一鸣更像是处理完了自己眼前的一份重担,将字节跳动前一段时间处于风口浪尖的TikTok业务安置妥当后,为自己找到了新的起点。

创始人退居幕后,对于大型企业而言其实并不算是奇闻,更应该称作归宿。跑在张一鸣之前的,还有拼多多的黄峥,去年7月卸任了拼多多的CEO,今年3月又辞任了拼多多的董事长。

两人虽然鲜少同框出现,但是在卸任CEO时,却纷纷表示将聚焦于公司的“长期重要事项”当中。张一鸣更是在股东信里直言“我感觉过去几年很大程度都在“吃老本””,什么时候开始,CEO的位置成为了这些互联网大佬,规划未来时的烦恼了呢?

被动、而又烦恼的CEO们

张一鸣在自己的全员心中讲了一个很有趣的效应:“当业务和组织变复杂规模变大的时候,作为中心节点的CEO容易陷入被动,容易导致内部视角,知识结构更新缓慢。”这也是导致张一鸣决心离开CEO工作的原因之一。

作为广大打工人的一员,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对于CEO的工作,只能用一知半解来形容。更何况这种大型互联网企业的CEO,身居高位,位高权重的形象在很多人的眼里都是属于一呼百应的状态,被动往往指的是一种选择权被剥夺的状态,而这种状态似乎永远只存在于仍为物质生活担忧的普罗大众身上。

知乎自创业网友的日程安排,图源来自水印

知乎上就有一个名为“作为首席执行官(CEO),每天日常工作是什么样的?”的问题,问题下还延伸了一个名为“首席执行官(CEO)真的是一天24小时都在工作吗?”的提问。

在回答中,有人从理论的角度,分阶段讲述了CEO主要的工作内容,但更多的中小企业,包括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更多地描述的是一种工作即是生活的状态,早九晚八,甚至是早七晚十的时间安排,虽然并不算过于吃惊,但作为一个希望工作与生活泾渭分明的人,笔者我还是有了窒息的感觉。

中小企业的老板们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一个跨国企业的中心人物。

张一鸣也在自己的全员信中也阐释了自己所面对的困境,被各种管理、审批等工作牵制住的张一鸣,表示自己近几年学习和阅读的进度非常缓慢,“在技术讨论会上也难以跟上进展”,而字节作为一个典型的以技术为基础的公司,这种无法跟上进展的情况自然是让人不安的。

其实不只是张一鸣,巨人网络的吴萌曾在演讲中也表示,在这个时代,随着业务的成长,仅仅是守住自己目前的业务,自己将“没有精力去看向外面用户在干什么,内耗就把我耗死了。”,但与此同时,互联网行业一味地防守是守不住的,“焦虑感还是来自对未来的不确定”。

就像吴萌所说的,一个团队领头羊的工作之一就是“要走出去,去寻找新的可能性”。CEO的工作之一要用自己对行业的认知,确定团队未来发展的战略。如果只是被眼前的业务牵制,成为了哪里着火哪里就去救火的“救火员”,显然是不够的。

因此,张一鸣也将自己的工作交付给了联合创始人梁汝波,自己则将“专注学习知识,系统思考,研究新事物,动手尝试和体验,以十年为期,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

至关重要的接力棒

张一鸣与字节的故事同样开始于一次辞去CEO的经历,作为当时国内房产类应用头部产品“九九房”的创始人,发现了“帮用户发现感兴趣、有价值的信息”的意义之后,辞去了九九房CEO的职务,研发出了字节的王牌产品“今日头条”,并实现了从上线到一千万用户只用了90天的成绩。

2017年TikTok从猎豹移动手中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Musical.ly后,次年8月TikTok与Musical.ly成功合并,同年10月,TikTok成为美国月度下载量和安装量最高的应用,全球已下载近8亿次。

也是在同一时间段内,2018年11月,张一鸣卸任了今日头条的CEO,将今日头条这一棒交给了陈林。

不难看出,张一鸣每一次看似后退的脚步,都给自己或公司带来了更大的前进空间。虽然今年我们没有等来字节跳动上市的消息,但是对于张一鸣而言,此次变化不论是对公司还是个人都相当必要。

在公司层面,他将自己的位置交给了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梁汝波,作为和他一起创办字节跳动的人,张一鸣对于梁汝波的信任不言自明。在能力上,梁汝波同样是绝佳的代表,在技术方面,2016年之前,梁汝波一直担任的是字节跳动产品研发的负责人。

2016年之后,梁汝波开始负责字节的明星产品,飞书。补个冷知识,张一鸣大学毕业后**次创业的产品就是一个面向企业的协同办公系统,只不过当时互联网的发展还没有到对线上协同办公有强需求的程度。

在人员管理上,梁汝波更是为字节招揽了大量的人才,2020年负责了集团人力资源和管理等工作后,字节的全球员工数量在一年内从6万人增长至10万人。对于一个互联网公司,能够找到一个从产品到人员管理都曾取得过如此优异成绩的CEO,必然是幸运的,而梁汝波,无疑也是字节**的选择。

切换状态、切换视角

在个人层面上,今年才刚刚38岁的张一鸣,也需要这一次身份的转换。人人都说35岁是互联网行业的一道坎,这背后的原因,相信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对于张一鸣而言,35岁肯定不代表着自己职业生涯的终点,但是在带着字节跳动跑步前进了九年之后,正如他所说的“时空切换、审视自己和生活本身”开始变得重要了起来。

在内部信里,张一鸣一直表达的是,将聚焦于企业的文化和社会责任等长期的事情,都是在企业的角度看未来,对于他个人而言,除了上文所写到的学习技术,深入参与公益、古籍整理等新项目外,难道不也需要整理一下自己的状态和心理,面对自己未来的生活吗。

相信很多像我这样每天朝九晚六的人,都需要时不时对自己的审视,才能让自己继续现有的生活和工作。一个带领着上万人飞速前进的人物,即使他可能在很多方面上要远超过我们很多人,我依然无法相信他能不停下脚步,整理自己的状态,一直跑下去。

虽然还没有上市,但是对于字节这样的大公司而言,只要不犯大错,是依然可以依靠着自己公司内部业务的滚动,自动前进的。再加上还有梁汝波这样优秀全面的人才,张一鸣这个时候不论是耗费时间思考自己的生活,还是考虑公司前进的方向,无疑都是一个绝佳的时期。

他也将自己的离开比喻为一场旅行,既然是旅行,必然有结束的一天,到时候以任何形式回来的张一鸣,相信会对他所寻找的问题,更加地胸有成竹。


Guo- Game
版权所有 南京鸿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保留一切权利。创业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苏ICP备19071894号-3